家长通道
HD Beijing School
北京市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

赫德清明节气课程: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清明

收藏本页
2021 - 04 - 08

画作:北京赫德中方艺术孙淑芹老师


画作:北京赫德中方艺术孙淑芹老师




点击视频,观看赫德孩子的诗词唱诵《清明》


点击视频观看


今日是清明,

我们进入了暮春时节,

也是踏青的好时节。

在讲给孩子们的节气物候之前,

我们先送上明星关大厨

节气美食视频——“杏花春雨”

大家继续跟着赫德大厨制作节气美食,

感受日子里不一样的烟火气。



今天,

我们跟随身处中国不同地域的老师们,

感受幅员辽阔大中国的南北物候,

了解节气符号,

继续赫德跨越中国的节气之旅——清明。


座标:广州番禺

气温:23~31℃ 晴

记录者:清燕子


广州已于前些日子进行了几次入夏的彩排,

今天这温度仿佛告知市民:高温正式登台,

清明假期请广州市民清洗空调、风扇,

以便它们在午后上岗。


街边的树,不遗余力地向四周撑开,

深绿、浅绿的叶子交错重叠,不辱使命,

为过往车辆送来一程清凉。

热情绽放了一个冬天的异木棉,

在春天里安静地睡了,

枝头一片叶子都不长,

只挂着些拳头般大小纺锤形的果子,

你可能不知这厚厚的果皮里有着一团柔软的心。

清明前后,它的果皮就会裂开脱落,

只留一个个洁白的棉球挂在树梢,就等一阵风,

将棉球一丝一缕分开,各自去往远方。



清明时节的广州,

少有花开,

如见到多为大红的花,

如木棉、鸡冠刺桐、火焰树……

仿佛只有这浓烈的颜色才配得上这热力十足的阳光。

那些粉粉的、淡淡的花和我一样,

受不住这种热情,悄然退场。



公园的荷塘里,

小荷已露尖尖角,

早有蝌蚪脚边游,

小蝌蚪此时已经长到花生米大小了,

它们忙忙碌碌地游来游去,

不禁要问它们一声:

亲爱的,你们这是在健身么?

啥时长出大长腿呀?

池塘岸边的茅草在悄悄地抽穗,

它的远房亲戚麦子应该也在清明时节忙着抽穗开花,

几年前听说邯郸一老人让小麦和茅草“喜结良缘”,

培育出新型茅草远缘杂交小麦,

这种小麦产量极高,

还获得省“优质小麦”的殊荣,不知是否属实。


 

异木棉的果皮褪去,一颗洁白柔软的心在等风带它远行


清明前后,

与我们感情最为坚固长久的水果

——枇杷熟了,

广州这边的枇杷应该比北方省份的早熟半个来月。

每年这时,

看到菜市场有阿婆阿公提着一箩筐枇杷来叫卖,

我会买些放在家中,

看到它们,我就仿佛重回儿时光阴里

——小的时候,爸妈的农场空地会种枇杷,

爷爷奶奶庭前屋后也会种它,甚至学校校道、

乡间小路都随处都可见枇杷树,

因此枇杷成熟时,

我们可以敞开肚皮吃,

这也是家里当时唯一能按需供应给小孩的水果。

枇杷善解人意,吃多少都不腻不燥。

枇杷树也颇有智慧:

它会将一树的枇杷分几批成熟,

吃完一茬过几天再熟一茬好让人接着吃。




隆冬,枇杷树不像其它树那样闲着,

它悄悄地在枝头竖起一串串花穗。

天寒地冻,枇杷树也依然郁郁葱葱。

我们最爱树叶结冰,

叶子上结的冰会完整复制叶子的形状,

我们就小心翼翼地将枇杷叶子弯曲,

取下这份漂亮的叶状冰片,

每人一片美滋滋地舔着,

因为心存这“冰棍”免费不吃就亏大啦的小算盘,

我们个个都会趁大人不留意,

躲在树下一片接一片地吃,

直吃到小手冻麻木了,

嘴失去知觉才肯罢休。


岁岁清明,今又清明,

日清景明,踏青郊游,

想念远去的人,远去的事。

吃一串甜中有酸的枇杷,

清明的滋味就更真切了。





坐标:北京市朝阳区

气温:7~20℃ 晴

记录者:北京赫德双语学校 楠楠


四月初始,春和景明,一片姹紫嫣红。



和半月前春分时相比,

赫德校园里已是玉兰满枝头,课上,

总有老师带着孩子来到这些花儿做春天的物候观察;

课间,小朋友们也不由得在玉兰树边驻足,

似乎把跑到操场上去玩都忘在脑后了。


春天的校园,有不少惊喜等着大家:

一周前还光秃秃的银杏树,

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一个个“小扇子”;

一大片二月兰似乎把周围映成紫色,

这种平时不起眼的小花竟开得如此气势非凡;

操场边的桃花上,

有两只小蜜蜂正静静地采集花蜜。




就在我拿出手机准备拍下这份独属于春天的画面时,

一旁正在浇水的园丁师傅对我说:

“这些花很好看吧?”话语间难掩自豪。

每一个赫德人,都爱这赫德春色。

从学校通往郊野公园的小道上,

一路高高低低的连翘格外醒目,

好像在和走过的人说,

沿着这一片明亮的黄色走到公园,

那里的丁香花跃跃欲试,

那里的春天又是另一种景色。


有花儿开放,就有花儿凋谢。

前几天孩子们还一起围着欣赏的杏花,

一场春雨后被打落了不少。

几年前,几乎是与现在相同的时节,

我曾经满怀期待地去赏樱花,

却看到花瓣一片一片地随风飘落,

难免有些遗憾,

对于那场花儿绽放的盛景也心心念念了好些年。

直到这次做物候观察,

我才发现原来教学楼门前开的,

竟是我寻找了好久的大岛樱,

每一天,她都会在那里迎接孩子们来到学校,

开始一天的生活。



后来的某一天,

我无意中在家里说起这件事,

妈妈说:“就是因为花开的时间短,才会这么珍贵。”

正是因为春光易逝,

所以我们才读一篇篇关于春天的故事,

读一首首承载着美好记忆的诗。

从古至今,相信人们都怀有这样的愿望,

如果我们用画笔或是相机记录下花开的瞬间,

收集好那些飘落的花瓣,

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地留下春天了?


清明,是春天最盛大的时刻。

一年级的孩子,在教室里写下这样分行的句子:


世界上为什么要有花?

因为花让世界变得鲜艳。

如果没有花,

世界就变成绿色。

花,

还给动物和人类提供食物。

蜜蜂,

也需要吃花蜜。

所以,世界上要有花。


坐标:上海

气温:9~13℃ 小雨 

清明符号:杏花 

记录者:《当代教育家》杂志社丁翌


杏花是一种挺普通的花。



它不像菊花梅花,

有凌霜傲雪的劲头;

也不比姹紫嫣红的春日百花,

细碎柔嫩的小白花,

似乎也缺乏争奇斗艳的资本。

既不报春,也不令人伤春,

普普通通,安安静静。

 

诗人笔下的“一枝红杏出墙来

”“红杏枝头春意闹”,

一度让我以为杏花本该是红色,

其实红的是杏花的花萼。

早春时节杏花初绽,

自然是红色的花萼比较显眼,

等到盛开时,露出的便是白色的花瓣了。

清明前后,这不起眼的小白花也渐渐凋落,

花褪残红青杏小,

杏树开始为结果积蓄力量,

杏花倒像是春日的匆匆过客似的。

 

诗人眼中的杏花也很普通,

多半是春日背景的一种。

杜牧写“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我猜多半是出于格律的考量,

而非杏花有什么独特之处。

陈与义的词中,有“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为春夜增添了一丝清冷。



陆游老年时,

在临安城等待皇帝召见,

春雨初歇,

街头巷尾就冒出了卖杏花的小贩。

他心中一动,写下了千古名句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杏花通常开不过清明节,

所以陆游又在诗尾思忖:

“犹及清明可到家”。召见顺利的话,

杏花凋落的清明前后,我也该到家啦。

 

清明是踏青的好时节,所以诗人注意到杏花,

往往是出游的时候。韦庄在词中写道: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宋代的志南和尚更有一首绝句: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王安石变法失败,

晚年退居金陵时,

看到窗外杏花静悄悄地绽放,

又孤零零地凋谢,不禁感慨杏花

“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纵使被吹落成满地白雪,

也胜过在繁华巷陌被俗人践踏碾碎。

不过这首诗主要还是自伤身世,

至于孤芳自赏的是杏花、

桃花还是梨花,反倒没那么要紧了。


人们对杏花寄托了什么具体的情感呢?

似乎也没什么情感。不过杏花也无所谓,

就这样默默地开花结果,

陪伴了炎黄子孙走过了五千年。

 

先秦典籍《山海经》里,

将杏与桃、李、梅并列,

显然古人种杏树并非为了赏花,

而是为了果腹,随着人们到处种植杏树,

杏花也得以开遍大江南北。

目前学界也基本认同,杏树原产于中国。

 

汉代有个叫董奉的神医,给百姓治病分文不取,

但要患者种杏树,重病痊愈的种五棵,

轻症患者载一棵。没过几年,

他就有了一大片杏林。

所以后人用“杏林”代指医学界,

称名医为“杏林中人”。




后面的故事就有点奇怪了。

山中的禽鸟野兽,

都跑来董奉的杏林里玩耍。

杏子丰收后,董奉开始卖杏,

一斤粮食换一斤杏,换来粮食赈济穷人。

如果有人偷杏,

杏林里的虎豹还会“伸张正义”,

追到家里咬死小偷。

家人把杏还回来后,

董奉再出手把小偷救活。



传说董奉活了三百多岁,

忽然飞升成仙。

他的妻女就靠卖杏为生,

那群猛虎则一如既往地维护市场秩序。

 

据《庄子》记载,孔子周游列国时,

曾在杏林中的土坛上休息,弟子读书时,

孔子就为他们弦歌鼓琴。

于是“杏坛”就成了教书育人之地的美称。

 

山东荣成市教育局和荣成中医院,

只有一街之隔。至于春夏,

常有小贩挑着清甜的无花果沿街售卖。

这条街叫“杏德街”。


虽然我没在这儿念过书、看过病,

不知道他们本领如何。

但这条街命名者的本领,我还是很敬佩的。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仅限教学用途)



推荐阅读: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霜降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立冬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小雪节气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大雪节气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冬至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小寒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立春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雨水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惊蛰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谷雨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小满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芒种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小暑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大暑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立秋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处暑的故事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白露的故事

赫德节气: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秋分的故事

赫德节气 | 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 —— 寒露的故事

赫德立冬节气课程: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

赫德小雪节气课程: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小雪

赫德冬至节气课程: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冬至

赫德大寒节气课程: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大寒

赫德春分节气课程 | 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春分

赫德立春节气课程 | 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立春

赫德雨水节气课程 | 生活做课堂,舌尖盛四季之雨水

网站内容归北京市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