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通道
HD Beijing School
北京市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

赫德四季:一年的二十四次相遇之大暑的故事

收藏本页
2020 - 07 - 22



01


今日大暑,这是夏天的最后一个节气。

点击下面视频,

我们一起继续上常丽华校长的节气课。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


视频制作:北京赫德双语学校 董雅琪

诗歌解读:《当代教育家》杂志社 丁翌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仅限教学用途)


在今天的视频中,

常老师家的宠物宝贝四喜有出镜哦~

我们跟随四喜纳凉的脚步,

感受一下暑热炎炎之时的内心自在吧。


从春到夏,我们经历了史无前例的疫情,

漫长的线上学习并没有让我们浮躁退步。

”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每位心无旁骛,专注做事的同学心中

都有着这一份定静,

常校长说,她为大家感到骄傲。



02


赫德四季—大暑

点击此处收听音频



大家好。我是北京赫德四年级的罗紫旖,受常老师所托,我来为大家朗读大暑的另外两首诗词。


常老师讲了秦观的《纳凉》: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心静自然凉,莲花自在,其实是诗人自在。无论我们遇到怎样的酷暑,都要保持这样自在的心境。



赫德四季—大暑诗词解读

点击此处收听视频



除了酷暑,我们的生活中还会有急风骤雨。就像苏轼在《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中写道的这样: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宋·苏轼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苏轼三十六岁时,在杭州做官。这年盛夏,他乘船游览西湖。适逢天降暴雨,苏轼便弃船上岸,登上望湖楼饮酒,在醉后写下了这首诗。


夏天的暴雨来得格外猛烈,瞧那天边风起云涌,乌云像是打翻了墨水一样,滚滚而来。转眼之间,只有山头还没被黑云裹挟,留下一抹亮色。让人感到沉重压抑,仿佛喘不过气来。可不等乌云布满天空,一场倾盆大雨便突然而至。由于雨来得太快,天际还有一线光亮,将雨点映照得晶莹剔透,仿佛一枚枚珍珠一样。巨大的雨滴砸在小船上,水花四溅,翻滚跳动。即便躲在了船篷里,恐怕也无济于事。忽然,一阵大风席卷而来,将小船吹向了岸边,我们只好随苏轼一道靠岸,登上望湖楼避雨。可谁能料到,这阵大风不仅将我们送上了岸,还吹散了漫天的乌云暴雨。等我们踏上望湖楼时,天已放晴,云雨皆散。我们凭栏远望,只见湖面明静,天色晴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有苏轼和我们知道,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盛夏的狂风暴雨。


面对这样的狂风暴雨,除了自在,还要有望湖楼下水如天的豁达。前段时间,我也遭遇了人生的一次狂风暴雨——骨折。这是一次痛苦的经历,麻药过去之后,那种钻心的痛,几乎无法忍受。


唯有内心自在,唯有以豁达的心态来对待任何苦痛,才能拥抱生活赐予我们的一切吧?


就像辛弃疾的这首词—


丑奴儿近·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

宋 ·辛弃疾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间,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这一夏。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却怪白鸥,觑着人、欲下未下。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


辛弃疾曾经在江西的带湖闲住过十年,每天游山玩水,日子过得闲适极了。大雨来了又去,白云散了又聚,太阳东升西落,一切都与他有关,也都与他无关。





夕阳沉入远方的山林,远山的更远处有个小村子,村里有个小酒馆,满是人间烟火气。辛弃疾却不贪恋热闹,有几只野鸟陪伴就很满足了。


中午喝醉了酒,天气又热,他索性睡上一觉,直到鸟儿落小屋的门窗上,他才懒洋洋地起身打个招呼,有时还撒一把米来喂鸟。他不惊鸟,鸟也不怕他,各得其乐。


忽然飞来一只白鸥,在空中盘旋不下。直到这时,一贯懒懒的辛弃疾才来了兴致,瞧着天上的白鸥问到:“看你有点面生啊,你是新来的朋友吗?还是有话对我讲呢?”


辛弃疾的安闲自在,和秦观不同。秦观是追寻自在,辛弃疾是本就自在。辛弃疾和苏轼也不同,苏轼本性豁达,无惧黑云白雨,辛弃疾在经历了黑云白雨之后,宁愿和野鸟交朋友,寂寞之中,自有他的快乐。


这些诗,这些词,送给这个夏天,送给内心自在的我们。


然后,让我们一起走向成熟的秋天吧。



03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


大暑时节,最是要消暑纳凉之季。

在中国的美食文化中,

有一样夏天最为大家喜闻乐见的水果

那就是看在眼里鲜艳水灵,

吃在口中清甜多汁的西瓜。

点击以上视频看北京赫德四年级的小孔同学,

挥毫之间,自成一片清凉。


祝大家内心定静,自在安好。



 北京赫德四年级学生孔雀作品



网站内容归北京市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