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通道
HD Shanghai
上海赫德双语学校

童德托班幼儿教育:托班的神奇,来了童德才会知道!

收藏本页
2020 - 09 - 15

0到3岁这个阶段,孩子的成长速度可以精确到每分每秒。托班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解决家长无暇照顾孩子的难题,更是帮家长抓住孩子的成长关键期,更好地度过生命最初的1000天。


From 0 to 3 years old, the growth of a child can be measured by every minute and every second. The significance of childcare is not only to solve the problem that parents have no time to take care of their children, but also to help parents support this critical period of their children's growth and make good use of their first 1,000 days.




童德5





多大的宝宝可以上托班?

可以不上托班,以后直接上幼儿园吗?



如果去问欧美国家的父母,他们可能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过这些问题,能不能上、要不要上,都只取决于有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


有的甚至在孩子4、5个月的时候就送到日托中心,毕竟,对有的双职工家庭来说,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自己又不得不去上班。


照顾孩子,只能交给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了。




童德1




当然,国外的这些托育机构确实值得信任和托付:经过专业培训,全天候陪伴,一心专注在孩子身上的老师;游乐设施丰富,安全、宽敞、明亮的环境空间;还有在家中无法实现的社交能力培养……对超过半岁以上的孩子来说,这些成长的需求就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了。


在和国际接轨的上海,这样的托育中心不在少数。童德,就是这么一家有着强大背景支撑,教育资源极其丰富的托育中心。





最近,赫德君特地来到童德探园,并采访了童德的园长CiCi。整个探访过程结束后,有一些画面一直浮现在赫德君的脑海里,每次想起来,嘴角都忍不住微微上扬。

 

在童德这个对他们来说又小又大的世界里,像鸟儿在飞翔,孩子们像鱼儿在遨游,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本身就是一个个美好而让人动容的画面。





宝宝不哭

Chris妈妈在这里


那是个有着一双忽闪忽闪大眼睛,但又怯生生的孩子牧牧,手里一直抱着个巨大的胡萝卜抱枕。

 

对于课堂上多了一个陌生人,大部分孩子都会好奇盯着看,牧牧也是。他经常回头看我一眼,我对他笑笑,他没有给我回应。




童德4

▲才两岁的牧牧,虽然有点粘老师,但上课很投入▲



过了一会,突然听到牧牧的哭声,边哭边叫“Chris妈妈”(中文主班老师),Chris老师赶紧走过来,蹲下来轻声问怎么了。见Chris老师来到他身边,牧牧的情绪立刻缓和了下来。


接下来在室内体能游戏时间,牧牧把抱枕放一边,加入了玩耍的行列。但没过多久,又听到了“Chris妈妈,Chris妈妈”带着哭腔的小声呼喊。Chris老师依然快速回应了他,蹲下来抱抱他,轻轻安抚了一下下,小宝贝的情绪再次平复下来。



低幼年龄段的孩子很容易缺乏安全感,他们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会主动建立一个可以依恋和依赖的对象,从而建立安全、稳定的关系来缓解分离焦虑。


牧牧就是这样,他已经成功和Chris老师建立了连结,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他做得很好。


正因如此,童德的师资比达到了1比4,一个中方主班老师和一个外方主班老师,还有一个助教和一个保育阿姨,他们全程陪护孩子,和孩子形影不离。老师们对孩子的细致和上心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呢?


比如我和Chris老师在课余的交流中,她就和我提到过一个孩子Sissi,Sissi那天早上刚来的时候情绪不太好,Chris老师第一时间捕捉到了Sissi的小情绪。


所以接下来的Cirle time、主题活动,就算Sissi不太配合,Chris老师也没有过多地去干涉她,而只是给予充足的关注,在她身边充当一名观察者和陪伴者,给她一点时间一点空间,让她自己消化自己的情绪。实在不行,再介入。




童德3

▲小情绪自己跑走了的Sissi准备穿罩衣吃点心啦▲



再小的孩子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情绪,好的老师应该有捕捉任何细微情绪的能力,并耐心从孩子的视角去理解他,开解他,带领他一步步明白很多道理,学会很多技能,交往很多朋友,一步步地,打开这个世界。





成长的脚步 你慢慢走



还记得你们刚来童德的时候吗?



童德6

▲犹记得我们初次相遇▲



一年的托班时光一转眼就过去了,当老师们的记忆还停留在这些孩子入园的那一天,分离的时刻已悄无声息地来到。


毕业了。几乎所有童德的孩子都直升到了赫德幼儿园,赫德君在的那天,有小朋友迟到了很久。一进教室,就和老师开心地说:“我分到了海龟班”。


一问,才知道早上家长带着孩子去赫德幼儿园进行家长见面会了,知道自己分到具体哪个班,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一名幼儿园的小朋友了,孩子显得特别骄傲,满脸写着高兴。


这时候还有别的小朋友也在纷纷附和,“我也在海龟班”,“我在海豚班”,课堂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老师和助教们则在旁边掰手指,计算着海龟班有哪些小朋友,其他小朋友又在哪个班。她们被小朋友的快乐所感染,替他们开心但其实有很多失落。




正如CiCi所说,托班的老师其实很难做,既需要像老师一样带着他们学习知识,更多像妈妈、亲人一样事无巨细地进行生活上的照顾。


这些孩子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甚至比自己的孩子更上心,但相处时间太短了,才一年最多两年的时间,刚把感情培养起来,就要面临分别。





童德毕业照



童德8

▲毕业那一天▲


这些在童德待了一年的小朋友,英语、中文阅读、数感以及音乐、美术等等得到了全方位的启蒙,每天的蒙氏工作时间更是让孩子们在“工作”中通过模仿提升了动手能力和社交能力等多方面的能力。

 

尤其疫情返园后的3个月时间,为了让童德娃娃们更好地过渡到幼儿园的学习,CiCi还科学安排了自然拼读与蒙特梭利优雅礼仪与和平教育的相关课程



童德10

▲自然拼读上课中▲


尤其优雅礼仪与和平教育主题的蒙氏下沉课堂,能帮助上幼儿园前的小朋友们提前学会及强化一些课堂、生活礼仪规范,而和平教育则是有助于让孩子潜移默化地明白,要学会尊重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这其实是给孩子输入多元文化包容性的第一步。


没错,童德毕业的小小孩子们,已经懂得用一种“和平”的方式去处理和解决分歧和矛盾,用包容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



如今,又一批稚嫩的童德娃娃入驻啦!

他们在这里,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会经历怎样的成长?赫德君和你们一样期待……

网站内容归上海赫德双语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