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通道
HD Shanghai
上海赫德双语学校

国际高中越来越应试,国际化精英教育到底该如何“破局”?

收藏本页
2020 - 02 - 25


Jasper Pan, co-founder of HD Schools, is a senior expert in the area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nd overseas studies. When we interviewed him two years ago, he made a bold prediction that some international schools or bilingual schools in China would increasingly focus on the examination techniques of International School Curriculum such as IB and A-Level and sacrifice the whole-person education to some extent. As time goes by it's not surprising to find that what he said has become reality. From his perspective, academic performance is significant, but what is of equal importance is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as a responsible and contributing citizen of the future world. These are also the core values of HD Schools, which lay great emphasis on both the academic performance and character development of each student. What have HD Schools to done to better achieve the goal? Here are the answers.




家长的认知不到位,是孩子缺乏内驱力的最大原因。


课程没做好,那学校就是失败了,就别提什么使命愿景价值观了。


学校又不是外包公司,如果仅仅追求出高分,送去培训机构得了。


在国际高中越来越模式化、国际课程越来越应试的当下,敢说出这样的大实话的,必是“既懂学校、又懂家庭,还懂教育”的人——他就是赫德学校联合创始人潘佳先生。


两年多前“爸爸真棒”曾采访过他,他提出的“以终为始的规划教育路线”、“左手清北、右手哈耶普是不可能的”等曾引发巨大反响。现在回过头看,他准确预言到了:单位时间内效率最大化的国际化教育路径,已然成为最主流的选择。



潘佳 赫德学校联合创始人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育管理学院教育管理学硕士,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教育行业连续创业者,对于国内与国际教育接轨及中国学生海外升学规划,拥有超过十年的经验。


有这样一位极富前瞻性的“舵手”,“赫德号”这艘航行在国际化教育新兴航线上的巨轮,从最早引进设计思维进、享誉家长群的中文全课程到融合3大学科的戏剧教育,冲破迷雾,始终创新。


从包校创校校长庄华伦先生、语文全课程体系开创者李振村先生、布利斯特许学校创校校长温妮·赫尔茜女士等,到无数在校家庭,赫德对教育的使命感,更是吸引了一大批同道中人参与到共创中来。




▲这次疫情下,上海赫德双语学校也是应急反应最快的学校,及时推出的探究式课程深受好评,让人惊喜。


今年,上海赫德双语学校的“航线”又被拓远了一步。养精蓄锐四年后,上海赫德首次推出招募全国优秀初高中生的寄宿制“名校预科项目”,立志把“好的升学结果”和“全人教育的过程”有机融合起来。自此,上海赫德双语学校也实现了幼、小、初、高15年一贯制打通,为培养“全球化的中国人”提供了更畅通的成长路径。 


要知道,国际高中最为人诟病的,莫过于教育过程和升学结果的割裂。要么为了升学而放弃全人教育、越来越应试化,要么花太多时间培养综合素养,学术却没抓紧。


前不久,“爸爸真棒”再度采访了潘佳先生,让我们看到了上海赫德双语学校“破局”的希望:“我们得引领家长、学生把视线投向更高、更远和更深的地方去。”


要想“破局”

先要看清精英教育的本质


Q:您看过几百所顶尖海外中学后,觉得它们都有什么相似之处?


A:我先分享一个对我触动很大的故事。


前些年,我去一所每年半数学生会被藤校录取的美国顶尖名校探访,校长没有跟我说学校的成绩多好、升学多强、学生多牛,而是先带我们去了一个礼堂,指着柱子上密密麻麻的名字自豪地说:“这是我们学校历年来为国捐躯的校友名单,为了纪念他们,我们把名字都刻在这根柱子上了。”


这所每年收费七八万美金的超级牛校,为国捐躯的人数,远高于同地区的其他学校。校长说:“我们希望培养的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学生,这才是真正的精英。”


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也深深影响了我的教育观。自创校起,“教育塑造人格”就是上海赫德双语学校始终坚持的办学理念,我们希望培养出对社会有责任、有担当、独立的下一代中国精英。


▲为了全方位的浸润式学习体验,赫德引入了不少海顶尖资源,并着力引进美国TOP20中学师资,打造中美双师在线课堂。



有家长会问,在和平时代,还需要有这样的教育吗?不如先倒过头来问问自己:周围同学家庭环境都好,孩子和父母聪明又努力,你的孩子凭什么脱颖而出呢?


优秀的学生的共性都很明显,那就是有“内驱力”。内驱力来自哪儿呢?丰富的资源吗?优渥的条件吗?倒也未必,反倒可能得之太简单,更容易丧失志向。一些英国公学的寄宿条件很差的,恰恰是希望学生能摆脱优越条件、特权环境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


学校的目标一定要立意高远,知行合一地让学生意识到,占有更多资源意味着要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承担更多的责任,也只有如此才能培养出具有强大内驱力的学生。


Q: 以终为始,该如何平衡“教育结果”和教育过程“呢?


 A   “破局”的根基,一定是学校的目标更高远,激发内驱力,帮助学生也树立更远大的人生目标。


学生目标靠不靠谱、会不会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有。因为,在追求卓越一定是不轻松的,只有能思考关于自我和世界的问题的孩子,才愿意也才能走得更远。我认识一个顶尖美高的孩子,经常凌晨一两点还在图书馆写论文、讨论作业。因为有目标的指引,孩子非常享受这种成长的快乐。




▲戏剧课堂上学生自导自演的精彩瞬间,用戏剧教育融合3大学科,赫德走在了前列。



对高中生来说,树立目标的核心莫过于让他们“见得多、试得多”,拓宽视野,不惧挑战。


为此,上海赫德双语学校做了相当多细致的准备,比如汇聚了一群兼具国际视野、专业素养的老师们;比如名校的“远程导师制”,比如引入了加州理工学院“菁英少年培育计划”、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商赛等国际顶尖资源。




▲上海赫德二期工程马上启用,空间灵活,创造更为放松的学习环境和更舒适的住宿条件。



“破局”的关键,是充分利用好学生的每一分每一秒,做到“一人一张时间表”。


学生最大的敌人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时间,如何让在单位时间里实现教育效率最大化,既能保证升学结果,也不错过教育过程中的美,是“破局”的重中之重。


寄宿制的好处是时间更充裕,为了利用好时间,老师的强干预是必须的:“要是让学生没有经验瞎选课,一个宝贵的学期很快就过去了。”一入校,老师就会跟学生进行沟通和指导,量身定制个性化成长之路


比如有孩子擅长物理,大学也想读物理系,那他可以通过快速通道,提前完成高中学业,修读本科课程;有打高尔夫拿大奖的学生,因为训练时间很长,学校也会为她定制时间表,协调时间和资源,保证学术水平和其他能力的综合发展,助其拿下美国名校的全额奖学金。


我们准备了20多个领域的选修课程、俱乐部、研究及实践项目,可以进行有目标、有效率地的探索,在有效时间里,找到自己的专长。


▲上海赫德教学管理的梦之队


实现教育结果和过程的兼容

必须先打破这些误区


Q:一直谈“目标”,会不会忽视了“教育结果”呢? 


 A   我很喜欢的一个词叫“T型人才”——“T”的一横指的是“全人教育”下的能力覆盖面,越宽越好,一竖对应学术能力和专业能力,扎得越深越好。



在我看来,学校的第一目标一定是学识目标。把课程做扎实,是学校该做到的最基础的工作。比学生想得更远、更有深度,帮助有意愿学生更有效率地追求名校,这就是学校的责任。


常有家长问,赫德是A-Level或IB学校吗?我澄清下,赫德并不是一所谓的课程品牌学校,A-Level、IB只是框架,赫德每门课都由校长、教研组合老师长久打磨而成,同时还会结合教学目标、愿景,为每个学生量身定制个性化的学术成长之路。一个学生一张课表,这才是赫德的课程体系。




▲上海赫德的课程体系,G9-G10的学生会以IGCSE为引导的桥梁课程,夯实学术基础,为后续进阶学习打下扎实的知识与语言功底;对于G11-G12的学生,上海提供A-Level+(2020年开课)及IBDP(后续准备中)英美双轨课程体系,为学生提供多元发展路径。


除了学识目标外,“T型人才”是一横覆盖面是极广,我最看重的全球素养社会情感发展,这些能力与“学术能力”的那一竖是相辅相成的。


上海赫德中学部曾开展过一个“古琴文化探究”的项目制学习,有学生选择的课题是:如何用20分钟的英文演讲,让不会说中文、也不了解中国的外国小朋友明白,什么是古琴文化,什么是竹林七贤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既培养了跨文化沟通能力,也就是全球素养,还提高了学术能力。


只要经过了精心设计,我们一定可以实现教育过程和升学结果的有机融合。


Q:如何帮助升学焦虑下的家长呢?


 A   学校要想做得好,离不开家长的配合。


我发现,家长认知水平不到位,可能是导致自家孩子缺乏内驱力的最大原因。应试教育和国际教育的衡量标准不一样,掉入“洋高考”的陷阱里,很可能升学结果也没达到,还错过了培养综合素养的关键的时刻。





为了做到“让孩子在有限时间里,效率最大化”,赫德也会让家长参与到学校的使命、价值观的共创上来,去年8月我们刚做过一次这样的共创,家长跟校长、总督学一起讨论,有质疑直接提出来,不同意的直接说。学校不是定制“产品”的外包公司,每个在读家长都是“梦校合伙人”。



一所学校的成功

绝不是牺牲个体的群体性成功


Q:最后,您如何定义一所学校的“成功”呢?


 A   与其说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学校,不如先说我们不是什么。


赫德不是一个只为出高分的机构。如果目标是把学校当做出高分的外包公司,那直接去培训机构好了。学校不仅要为孩子升学做准备,更是为整个人生做好准备。


赫德不是一所追求轻松快乐的学校。赫德所做的教研、设计等,是可以让学生在单元时间里效率最大化利用他们的时间,主动地全身心投入,自觉自愿的“不轻松”。


最后,赫德绝对不是一所只追逐个体成功的学校。只有每个学生都取得了“成功”——进入了理想的大学、成为T型人才,有着对社会的责任感,我们这么多年一致坚守、追求的教育理想才算有点实现了。

网站内容归上海赫德双语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