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通道
HD Shanghai
上海赫德双语学校

赫德新师:海外顶级名校双硕士艺术设计老师Hannah:让艺术打开看待世界的视角

收藏本页
2020 - 06 - 11

艺术,这个在大多数家长眼中的“副科”,为什么成为了马爸爸眼中的必修课?通过艺术,我们到底能学到什么?就这个有意思的话题,我们采访了今年9月即将到岗的上海赫德中学部艺术设计老师金涵晴(Hannah Jin),希望通过她的故事能够带给大家一些启发和思考。


“我希望通过艺术,让孩子们能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思考生活,思考社会。因为好的艺术教育本身就源于生活。我想通过我的艺术设计课来最大程度地激发每个学生的兴趣和创造力。”——上海赫德艺术设计老师金涵晴(Hannah Jin)



01

从白墙涂鸦到中国美院 


“我在杭州长大,从小就喜欢画画。小时候,我家附近到处都是白墙。我那时特别顽皮,就在白墙上各种乱涂乱画。父母一边骂我搞破坏,一边又觉得我好像画得有模有样的。于是他们开始送我去参加各种艺术培训班。我记得我学过舞蹈、小提琴和画画,可是只有画画我一直坚持了下来,直到现在。”

小时候的金老师从儿童画开始,到速写,素描,直到初中毕业,她决定报考当地的一所著名的艺术高中,并确定以艺术作为自己高考的方向。“那时,我们的文化课是和普通高中一起上的,每天会有3小时的时间专门用来画画。可是,老师每周都会对我们的素描作品进行排名,最好的放在上面,最差的放在下面,虽然我基础不错,但我还是感觉到压力很大。”



 

在艺考的压力下,艺术变成了日复一日的技法训练。因为从小基础打得好,金老师很顺利的考上了位于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对于任何学习艺术的孩子来说,能考上中国美院绝对是值得骄傲的。金老师非常感谢中国美院系统性专业训练,这为她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但她觉得自己在创意思维的训练上并没有被完全打开。“我们的学习方式就是上课老师讲,课后老师会布置项目。所有任务都必须要在一个规定的时间线上交,有点像在公司上班,哈哈。”金老师说。

 

在美院读书的时候,金老师就已经非常确定要出国了。一方面是还想在专业上有进一步的精进,另一方面和情感有关。在过去,艺术为她带了不少的快乐,她从艺术中也收获了很多。高中和大学的艺术教育虽然夯实了她的基础,但艺术带给她最原始的表达和创作的欲望反而有所消退。她希望慢慢找回自己最初那份发自内心的热爱。


 

02

寻梦美国 


带着找回热爱的目标,金老师来到了美国。她在美国的第一个硕士是在罗彻斯特理工大学(RIT)艺术学院获得的。该校的艺术设计专业在美国享有盛誉,多年来一直位列美国US News的前十。金老师的专业是媒体艺术与技术,这是个结合了艺术和科技的新兴学科。金老师研究的领域是情感设计,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设计,提升与客户互动的感受,从而帮助公司更好地吸引客户,提升公司的品牌影响力。 




在罗彻斯特理工的经历,让金老师感受到了艺术和科技、商业结合的力量。“美国的艺术设计相对比较强调实用性,我们很多时候是在通过艺术解决实际问题,比如如何吸引客户,如果做到差异化的宣传等等。在这里,我学到最多的就是调研的重要性。要深入生活,去研究人们的生活方式。这个让我受益匪浅,也真正体会到了好的设计必须源于生活。” “因为我的专业与科技、商业结合的比较紧密,所以我的很多同学毕业之后都加入了硅谷的科技巨头,比如谷歌,Facebook这些大公司。现在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都意识到了设计的价值,所以这类综合性艺术设计人才的需求也很大。” “那你为什么后来决定做老师了?”我好奇的问到。 “哈哈哈......”金老师爽朗的笑了起来。“我在读书的时候参观了当地一所小学,当时就觉得艺术教育很好玩,于是就想当老师了,就是那种命中注定的感觉。于是在我毕业之后,就考入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继续读了一个艺术教育的硕士。” 



03

在Tufts感受别样的艺术教育 


“在我们中国的教育中,一般都是以老师为中心的,老师布置作业,大家做。当然这也与中国的儒家思想和传统文化有关。但在塔夫茨的艺术教育中,我们讲究的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具体来讲,就是比较强调互动式的交流,老师会提供一个项目主题(theme),和学生一起深入研究。”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强调技能的教育,也不需要背诵什么知识点,而是围绕一个大的想法(big idea)来讨论,比如勇气、友谊。通过长时间的发问和思考,我们对这个项目主题的理解会深入很多。”金老师感觉她在塔夫茨的课程感觉更像哲学课。老师更像是一个导师,负责发问和启发大家思考。比起思考,材料和技巧的讨论是被放在最后的。美国的艺术教育,核心并不是指导学生如何画的更好,而是帮助学生更好的理解艺术家在创作时的想法,启发学生如何清楚的表达思想。 






在Tufts做课外实践——在波士顿美术馆艺术工作室做TA “另外一个深刻的体会来自于老师营造的良好氛围。因为我的同学来自全球不同的国家,有很多人都不是英语母语的,包括我自己。老师会想很多办法让大家感觉自己被融入,比如他会用各个国家的元素来装饰教室,我记得当时老师特意在教室里面放了汉字,这让我感觉到很温馨。”金老师说,“很多时候,学生学不好并不是因为能力不够,而是没有感受到足够的安全感。我的老师在和我们交流的时候,他会重复一些学生的话,然后再加一些自己的想法,这样学生就会觉得自己非常重要。学生觉得被重视,就会更喜欢这个老师,更想学习艺术。”



Tufts毕业展——在学校教课的学生作品与课程计划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在想,不只是艺术,任何教学不都应该是这样吗?不只是教育,任何人与人的沟通不都应该是这样吗?我突然感受到美国艺术教育的优势并不在一招一式,而是触及教育本质的思考。如何通过艺术教育启发孩子的思考,学会表达和沟通,从而收获自信和成长,这些才是让孩子受益终生的无价之宝。 




04

波士顿艺术老师初体验 


毕业之后,金老师加入了波士顿的一所私立学校,教授小学到中学的艺术课程。她希望带着她在塔夫茨大学学到的理念,在实践中成长。“我记得在美院的时候,老师问一个问题,学生都非常紧张,也很犹豫要不要发言。但在是美国,我发现这里的孩子都是抢着上台发表意见。这一点让我特别触动。我希望有一天,回到中国后,我的学生也会抢着发言!” 我在艺术课堂上,会特别强调与生活的连接。艺术创作的话题要与生活有联系,只有这样,孩子才能有真真切切的感受,才有会思考和表达的欲望。比如这学期我们在做的一个项目,就是要大家通过学习梵高或莫奈等艺术家,再用他们的表现手法来完成一幅关于春天镜像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不仅需要去理解艺术家创作的背景,还要把对作品的理解带到自己的生活中,从而完成作品的创作。 



05

来到上海赫德你期待带给中国学生怎样的艺术教育? 

 

谈到为什么回到中国,金老师说,“我始终相信艺术是一种看待世界的视角,新时代的中国青年应该具备这种重要的能力。艺术远远不止写写画画这么简单。我愿意带领我的学生去探索艺术世界的奥秘。” “您当时应该也是手握很多学校的offer,那最后为什么会选择上海赫德?” 我问到。“赫德的教育理念和我特别契合。赫德对于学生的培养,不是只注重‘传统的学术’,而是把人放在中心,培养学生适应未来社会的能力。艺术课程正是赫德课程体系的核心环节之一。这点非常吸引我。”金老师答道。 “那您期望带给我们赫德学生怎样的艺术教育?”我问。金老师沉思了一会说,“我希望通过赫德的艺术课程,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讲故事的能力以及热爱和坚持的力量。”  “在艺术课上,我会给学生一个大目标,不会给他们太多的限制。他们自己选择研究的话题,自己决定使用什么材料,在过程中学习各种技巧,从而锻炼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另外一个能力是讲故事的能力。这点我在美国的教学深有体会。因为从小教育理念的不同,美国很多学生都很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他们针对自己的每个作品都可以讲非常流畅的故事。而我也意识到,不论未来从事什么职业,这种讲故事的能力都必不可少。而且这种能力需要时间培养,所以越早开始越好。”


讲到最后,金老师提到,她认为最重要的,是希望学生找到热爱和坚持的力量。回想自己从家里的白墙开始,一路到中国美院,再到顶尖美国大学,到现在成为一名艺术老师,她感叹热爱和坚持的力量真的是太伟大了。 “只要喜欢,什么事都能做成!”金老师说。我想,这也许就是她希望带给赫德学生最珍贵的礼物。 




推荐阅读:

赫德科学老师:中学科学组长刘洋:用懂孩子的心,做双语融合创新的科学教育

赫德学校教育:人在中央,对话上海赫德双语学校小学部校长俞秀红

赫德明师 | 中学语文教师胡哲:打破母语学习的“天花板”,做一个幸福的人

赫德教师的故事:看疫情下的赫德老师如何华丽转身线上主播

赫德明师:曹文轩儿童文学奖获奖者杨娟:做一个“花婆婆”,将美好编织进孩子生命

幼儿园创校故事:见证幼儿园“从无到有”,两位创校老师与上海赫德的奇妙之旅

网站内容归上海赫德双语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