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通道
HD Ningbo School
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

国际科学教育课堂:科学为媒,相遇赫德

收藏本页
2019 - 10 - 09

2004年的冬天,


Clare Russell已经完成了剑桥大学自然科学硕士和爱丁堡大学分子生物博士的学习,走上了教学道路;


Hannes 踌躇满志,进入大洋彼岸的大学校园,开始了在德国的求学之旅;


Sharon则早已一头扎进生物学里,在大学校园乐不思蜀;


此时,同一时空下还有另外三个“小朋友”,


Shelley咬着笔杆准备着小学毕业考,


Eva还在为四则运算烦恼着,


Wendy?Wendy还在校园花坛边研究蚂蚁窝呢!



2019年的秋日,


站在赫德讲台上的他们,


从未想过在15年前,


大陆此端,大洋彼岸,


一场相遇,早已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宁波赫德初中部,这6位科学老师是特别显眼的存在。他们有的已经在世界各地累积了20年的教学经验。有的刚刚离开大学,又一头扎进国际教育的校园里。他们国籍不同、年龄不同、个人经历不同,然而,对教育的热忱,如磁石般让他们的人生轨迹最终相交于赫德!


“我一直希望能全身心沉浸地去做国际教育,但这是一个对氛围有苛刻要求的事。在赫德我遇到了,我看见一群中外教齐心协力,心无旁骛地深扎进这份事业中,这样的教育氛围让我感动。”今年8月刚加入宁波赫德的Hannes Xiao说。



丰富教材内容

我们一起探寻事物本质


初中的科学课程,跟小学时期有了重大变化。从课程量上来说,小学时期的一周3次左右科学课,到了初中则上升到每天都有科学课,重要程度跟语数外持平。从课程内容上来看,已经从小学时期注重现象观察,上升到对事物本质的探寻。


赫德学校初中部的科学课程,是根据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科学教材进行的,并且在此基础上,双语科学老师们会根据学生们的学习需求,适当加入国外科学教材中的部分知识作为补充和辅助,更加注重科学知识与社会发展的与时俱进。


从香港大学硕士毕业后,Shelley Zhen就加入了赫德,一晃已经三年过去了。作为科学老师,Shelley非常注重科学与实际生活的联系。“现用的科学教材中,有如何使用天平、磅秤等这些称重工具。我们在向孩子们科普这些工具的使用方法之后,还会增加电子称的使用方法。因为电子称可能是我们学生现在在实验室里使用较多的称重工具。”shelly说。



而在本学期刚刚加入赫德的Eva Huang,则把初中科学的中外教材知识点研究得细致透彻。Eva从本科到厦门大学硕士毕业,一直沉浸在化学和有机合成专业领域。研究生的学习结束后,她放弃了世界知名检测类企业的offer,义无反顾扎进了赫德学校。


“我们学水的三态变化,目前国内的教材更注重知识点的学习。但我们看到国外的教材里面会讲到一些更深层次的内容,如三态之间的具体变化过程,是颗粒之间从一个比较紧密的状态转变到一个比较疏松的状态。说明物质之间的变化是由它本身的状态改变才产生的,这能从根本上让学生了解三态变化的内在含义。于是我们就会把这块知识点引入,作为现有教材的补充。同时也提高学生的双语学习能力。”Eva说。



注重双语科学

我们一起为未来奠基


“我知道很多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孩子,都觉得全英文的生物课程太难了。它不像数学、化学,学习内容的关键很多由数字和字母来表达,生物的难度更多地体现在它复杂的词汇上。这学期开始,赫德学校A Level阶段的学习首次开设了生物课程,这是对赫德学生英文水平的肯定。”科学学科组长Clare Russell说。


从剑桥大学开始,之后又到苏格兰,到肯尼亚,到中国,这是Clare 从教的第21年了。目前,越来越多中国学生想出国读医科、药理、环境、食品等专业,所以国内学生对生物学科的需求越来越大。Clare相信,从低年级阶段就进行双语科学的学习,对孩子们将来能否在高年级用纯英文学习科学各科目有着决定性作用。


因此在Clare的带领下,初中部的科学老师们会在课程中融入更多英语科学知识。除了准备双语课件进行教学,日常课堂授课也采用双语表达。同时,老师们会引入部分国外比较新颖的知识作为国内科学课程的补充。一些专业的、重要的科学英文词汇在这个阶段开始逐步熟悉,并且鼓励学生们用双语来表述自己的科学观点。


“我会对科学老师的双语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虽然她们现在已经非常优秀了。但是赫德的学生对知识的需求量很大,老师们更要不断提高自己。我也会在英语问题上全力帮助大家。”Clare对老师和学生提出要求的同时,也对他们充满了信心。



结合科学探究

我们看到孩子的无穷力量


在六年级科学教材的第二课里,讲的内容是“科学探究”。建立假设——收集证据——设置实验——验证假设——得出结论,这便是科学探究的过程了。在备课的时候,Shelley仿佛已经看到了同学们在学习这一课时一张张不甚明了的脸。既然是学习科学探究,那么就让大家来实地“探究”一把吧!


中国的 “寻龙尺”,西方的 “占卜杖”,传说都能帮人们找到金银财宝和水源……于是,这一次,Shelly要大家探索:占卜杖能找到水源这个事情,是真的吗?


在神秘莫测,虚虚实实的传说指引下,这个年纪的孩子的好奇心被牵引到了极致。此时,Shelly拿出两根神秘的棍子,一个孩子两手各执一根,向前延伸,当靠近水源时,这两根神秘的棍子轻轻交叉了!孩子们尝试了很多次,几乎坚信占卜杖确实带有神秘的指引功能。


而当Shelley告诉大家,这神秘的棍子只不过是自己用两个铁丝衣架掰直了制作的时候,孩子们才确定自己“寻宝”的梦想破灭。占卜杖利用的不过是人体移动时的惯性和我们的心理暗示。


“在整个过程中,孩子们用了很多方法去验证这个神秘物件是否存在‘魔法’,这其实已经把科学探究法体验了一遍,而且他们会觉得很有趣味性。”Shelley说。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古往今来人们开始探索,都应该起源于对自然万物的兴趣。”对于这种探究式的实验学习,孩子们毋庸置疑是喜欢的。


在上学期,初中部的科学老师们便和学生们一起,策划了赫德首届科学展。在这次科学展中,老师们选了60多个实验课题,让同学们以小组为单位,进行项目制探究学习。每一组学生都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也可以申请加入新课题,进行以实验为载体的研究。最终,学生们通过现场实验演示、海报制作、双语解说,将自己的课题搬到了科学展上。


“当你看到孩子们站在自己的作品前,自信地向你讲述自己的科学实验和科学现象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身上有无穷的创造力,你听到的和感受到的,都会告诉你,一切皆有可能。”赫德中学部校长Nancy这样评价科学展上的孩子们。



教就是最好的学

我们要比学生学得更多更快


“在我德国的大学里,教授们经常会在优秀学生中选一些助教。本科毕业后,我试着申请了助教,被选上了。那时候才认知到,知识,在教别人的时候,自己也会加深认识,原来教就是最好的学。”这就是Hannes之后走上教学之路的起因。


教,就是最好的学。这一点,在赫德的老师尤其感同身受。跟一群见多识广,对自己,对未来都有着高要求高期待的学生在一起,你永远都需要抱着终身学习者的心态,学生对知识的积极渴求,成了老师不断自我学习的动力。这是一个师生之间相辅相成,彼此成就的学习环境。


 “最重的动物可以说是蓝鲸,而杜氏利什曼原虫是最轻的动物之一。”


“老师,什么是杜氏利什曼原虫?”


“老师我知道,它引起黑热病的元凶!”


“老师,黑热病是什么?跟黑死病一样吗?”


Wendy喜欢这样的课堂,作为刚加入科学组的新老师,她太喜欢这群孩子了。


“他们总是充满了想象力,总会把所学知识跟实际生活联系起来,来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小疑惑,然后又用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来辅助知识的巩固。他们见多识广,对知识需求量极大。如何把控课堂节奏,灵活将学生发散出来的知识点与课堂内容相结合,如何快速提高自己的知识库,这都是对我的挑战。”Wendy说。



而已经从教十多年的Sharon,在赫德陪伴孩子们有五年了。看着昔日的小不点们进入初中,进入高中,去往海外求学,Sharon说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成长一样。而在学生眼里,这个科学老师更像一个陪伴自己,懂得自己的亲人。“中学时期,也是孩子们敏感又快速成长的青春期,在这个时期陪伴他们的老师,不仅仅要教给他们知识,也要关注他们的内心。”如何在成为孩子们的倾诉对象时,有用的倾听,并给予帮助,这是Sharon在努力的方向之一。



Shelley近期去考了国际注册高级营养师,她的初衷竟是希望让自己的生物方向科学课更具趣味性,更紧密地连接生活。她还希望能给学生们开设一门营养学方面的ECA,丰富大家知识的同时,对孩子的个人身体成长也起到帮助,或许,这也能让他们更懂得去关心家人。


在赫德,有无数种相遇。


学生与学生相遇,


于是产生了绵延终身的友谊;


老师与老师相遇,


于是拥有了惺惺相惜的知音;


学生与老师相遇,


于是成就了彼此的共同成长。


惟愿每一位走进这个美丽校园的人,


都在此找到教育的真谛,


和实现梦想的密码!


推荐阅读:

赫德古琴教学:五百年木有正音,千根蚕丝成琴弦

赫德艺术课堂:在这门课上请大家一定要“随心所欲”

网站内容归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