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通道
HD Beijing School
北京市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

赫德儿童设计思维 | 斯坦福博士赫德开讲,AI时代的设计思维

收藏本页
2019 - 04 - 03

提到时下最热门的人工智能(Articifial Intelligence,简称AI)你会想到什么?智能机器人还是超级电脑?3月25日,北京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邀请美国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未来教育项目执行主任蒋里博士为师生和家长们带来了一场主题为“人工智能思维、设计思维与未来教育”的讲座,内容发人深思。AI时代来临,我们应该如何教孩子,才能让自信地面对未来?也许,设计思维能给您一些启发。


1.人工智能会取代现有的工作吗?


首先,来看一组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数据:


o   北京海底捞火锅智慧餐厅已经实现了由机器人配餐送餐;


o   京东计划在10年后把员工总数由现在的16万减为8万,被裁减掉员工的工作由人工智能机器人来完成;


如果你认为人工智能机器人只是取代了简单体力劳动者的工作,那么请接着看下面的数据:


o   去年,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和南加州大学共同组织了一场三校部分杰出律师校友和人工智能律师的较量,结果人工智能律师胜出。


o   去年首次亮相的人工智能合成主播,可以24小时不间断工作;


o   银行、金融领域裁员不断,很多工作已被全自动化取代。有数据显示,美国华尔街从2008年到2018年,就业人数减少了50%。

......

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未来10-20年内,美国47%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取代,而这个数字在中国是77%。”蒋博士指出,“现在的中小学生,今后一迈入社会就会被人工智能所替代!现在的中小学生,今后步入社会时要从事的工作,有65%现在尚未存在。”

教育是面向未来的,这样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我们该做些什么?


蒋里博士

拥有美国斯坦福大学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博士学位、管理科学辅修博士学位和创新设计硕士学位。现任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机器人与未来教育中心主任,斯坦福大学全球创新设计联盟联席主席;斯坦福大学核心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课程“创新与设计”授课老师。

一直工作在人工智能最前沿的蒋博士很了解家长们的种种担忧,他替家长们总结出了“最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危险工作”,即需要简单的、重复的体力和脑力劳动的工作。其中,重复的脑力劳动工作比体力劳动工作更容易被取代。因此,我们“不要和人工智能机器人擅长的领域竞争!”,并且“不要把学生当成机器人来训练培养!”

 

讲座的最后,蒋博士将这两行大字投影在大屏幕上:

“Design thinking: The way to human creativity.”

“AI thinking: The common sense for the future society.”

翻译过来就是:

“设计思维:通向创造力的路。”

“人工智能思维:未来智能社会的常识

2. 什么是设计思维?


既然设计思维是通向创造力的路,那么首先我们要了解设计思维到底是什么?它从何而来?

蒋博士指出,设计思维强调的是一种思维方式,它不等同于设计(design),后者偏重艺术领域,而前者则偏重于工程领域。


▲蒋里博士在赫德


“设计思维”的概念最早是由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John Arnold博士在1959年提出的。1969年,他在斯坦福首次开设了设计思维课程,其目标在于通过系统化的训练,使人变得(与自身相比较)更加富有创造力。

既然隶属于工程类,那么严谨的流程一定是必不可少的。让我们来看看斯坦福大学设计思维课程逐步系统化出来的设计思维五个步骤:


简单来讲,设计思维就是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到解决问题的全过程。蒋博士指出,在设计思维的五个环节中,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为重要。


3.小朋友可以学习设计思维吗?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作为一所率先将设计思维引入小学教学体系的学校,赫德的设计思维课程秉承什么样的理念?课堂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如何培养儿童的设计思维呢?为此,我们专门采访了教授北京赫德设计思维课程的Ms.Kalani老师,听听她是怎么将设计思维带给赫德的小朋友们的。


Kalani老师来自美国,在教学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八年,最近两年,她在北京赫德教授孩子设计思维课程。从她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她对设计思维的热情。

“我们的这门课程是基于斯坦福大学的理念开发出来的,”Kalani老师自豪地介绍,“虽然有一些现成的资源可以借鉴,比如斯坦福大学D School关于设计思维方面的信息(https://dschool.stanford.edu/),但是目前仍然很难找到教授小学生设计思维的相关参考信息,尤其是这些孩子的母语还不是英语。

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设计思维项目,我会收集、筛选信息,选取其中对低龄学生有意义的、重要的部分,并分割为小的单元,以便于孩子们理解及吸收。然后,通过学生在实际学习中的感受及反馈再不断修正课程,使之更好地满足每一个学生的需求,并能够为其将来的进一步学习打好基础。”



▲ 赫德的设计思维流程


作为课程的设计者和教授者,Kalani老师还需要了解赫德的小学生是如何学习的,以及他们正在学习什么知识性的内容,这一点非常关键。低龄孩子的头脑在设计思维方面需要额外的训练,那么老师究竟是怎么来适应这个年龄段孩子的特点呢?


“设计思维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十个人可能会给出十种不同的答案,正如在这个世界上,问题是不存在单一的标准答案的。因此设计思维的授课模式也会因不同的授课老师而有所不同。”Kalani老师说。

举个例子,她的设计思维课和艺术课的授课模式就完全背道而驰。在传统的艺术课上,老师首先会教授专业技巧,如何画线、如何画透视图,接下来学生们只需反复练习这项技能。


设计思维课则恰好相反。她的课往往是这样开始的:“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应该如何解决?” 课堂上,Kalani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对话90%都是提问式的,她会通过提问去引发学生们思考。学生需要学习什么技能也不由老师决定,而是完全取决于他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需要使用到什么技能。“那么,我们来看看如何掌握这项技能以解决眼前这个问题。” 她可能会这样说。


有一次,一个学生在搭建自己的农场模型时,希望加进几盏灯作为装饰,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Kalani老师。“这个主意很棒,但是你得自己学着连接电路。”于是,她把接线所需的所有材料给了这个学生,结果他成功了。

Kalani老师相信,这种项目结果导向式的学习方式能够更好地挑战学生的思维,为他们今后可能面临的各种挑战做好准备。


4.不同年龄的孩子学习的内容是一样的吗?


据Kalani老师介绍,设计思维课的教学深度会随着学生的年龄变化而变化。在学习植物的单元里,学生们需要搭建一个为植物提供生长环境的容器。她会引导低年级的学生思考:“植物需要哪些因素才能生长?你要如何为它提供这些因素?”其中一个学生在设计作品时忘记留出空间给植物浇水,她不会直接指出问题,而是会换个角度问他:“你这个容器防水吗?”


同样的学习内容,高年级的学生则要开始关注用户体验了。她会问学生:“你的这个产品是为谁设计的?针对哪些使用者?他们的需求是什么?什么样的产品能令他们满意?”带着这些问题,学生们可能需要走出教室去实际观察用户的使用习惯,甚至去和用户交谈以收集更多的一手信息。

正如Kalani老师所说,“我们要培养学生们的思维模式,建立设计思维习惯。


可别小看一个“小小的”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项目,这里边小朋友可是能学到不少东西:不惧怕失败的态度、面对失败的勇气、享受成功带来的自信、同伴间的合作;以及如何成为一个富有同理心、善于鼓励组员的项目小组长:面临困境时如何推进,没有了主意的时候怎么办,不要放弃任何尝试的信念,哪怕它表面看起来是错的。

所有这些最终会将这样一种信念植入到赫德小朋友的心里,那就是:“我能做出改变”。即使孩子们现在能做到的只是一个很小的改变,但是,只要相信自己能让改变发生,只要培养出这样的设计思维模式,学生们就已经走向成功了。在他们今后的人生旅途中,他们会远比那些没有在早期接受过设计思维训练的人更加自信,更加有准备。


给小学生,尤其是五六岁的孩子上设计思维课不是件容易的事。面对学前班的孩子,老师不能仅仅“布置”任务,然后放手让学生去做,而是要先帮助孩子们建立认知。

例如,学前班小朋友在学习用图像组合动物形状时,Kalani老师会先给孩子们一点时间去探究,继而带领大家认识各个图形,然后观察动物的形状,一起来研究如何用图像来组合成动物的形状。最终,孩子们学会将动物拆解为各种基本形状,同时也学会反向思维,用不同的形状拼凑出心目中的动物。在玩耍中,他们还学到了将大的项目拆解为若干小部分的设计思维方式。


有的时候,北京赫德学前班的设计思维课会突然变成一堂“我有一个问题”课,Kalani老师会鼓励孩子们说出各种“傻傻的、脑洞大开的”解决方案,没有对错之分。比如最近一次,她就给孩子们展示了姐姐家遭受龙卷风侵袭的照片,并向孩子们“求助”:姐姐的汽车被大风刮上了房顶,怎么办?

活生生的例子最吸引孩子,他们不负所望,展示了强大的想象力:开一场披萨派对,然后请派对上的人一起把汽车拉下来;建个大滑梯,让汽车滑下来;在地面放一个蹦床,把汽车推下来,保证摔不坏……学生们开动脑筋想出了各种天马行空的解决方案,有的还在互相倾听的过程中被同伴的主意启发,还有的则主动帮助别人优化方案……


关于设计思维,Kalani老师这样总结道:“设计思维并不是要跳出框架来思考(think out of box),它更像是你双手捧起一个盒子,从各个角度仔细观察它、研究它,通过不断地旋转、调整来获得一个全新的视角,成为变革的推动者。


三月,北京赫德双语学校第一届设计思维工作坊“Project Think”刚刚落下帷幕,孩子们在历时三周的时间里创作了将近二十样作品。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会将工作坊的细节呈现给大家,看看孩子们是怎样一步步发现并解决问题的。


推荐阅读:

对话学生:设计思维课堂里,我们的学习如何发生?

赫德设计思维 | 从塑造“问题的发现者”开始

思维培养黄金期 | 低龄数学教学,时间应该花在哪儿?

网站内容归北京市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