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 ShangHai Bilingual School
上海赫德双语学校
元音铮铮 欸乃声声|赫德童声唯美演绎《春江花月夜》
收藏本页
2018 - 11 - 06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全唐诗四万八千余首,闻一多只评此一首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张若虚以春为质地,水月为经纬,繁花为图案,深夜为底色,成就了这幅春江月夜图,从此孤篇横绝。就在秋分前一晚,一首《春江花月夜》在上海1862艺术厅幽然响起,彷若穿越了千年的洞箫,沿着午夜的雾岚在城市的巷道蜿蜒前行。上海赫德“元音古歌”合唱团50名学生,舞台上一身素衣长衫,欸乃声声,诚意致敬经典。


钟鼎楚调,南越吴歌,上海自春秋战国时代留下的印记经久不衰。





黢黑安静的舞台上,白幔缓缓落下,明月从海上升起,前后错落有致,头顶的追光打在纱幔和孩子们的身上,一脉灯火阑珊,好像真正的月光,回忆着旧年江南的烟雨缠绵。“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清唱的声音低沉,宛如幽幽古埙,流畅而不粘稠,有力而不强硬,如同荷塘月夜抖响了一把音叉,每一个音节都有着无可比拟的诱惑力。同学们专注的神色,深情的念白,仿佛已经置身当年游子所在之地,湛湛江水流淌,目及所及,耳闻所听,口中抑扬顿挫,排遣着诗人的离别相思之苦。


陌上月白衫,谁家少年郎,素年锦时模样。漫漫星辉之下,脉脉广川之上,学生们随同着江水的春潮一起,流入了群山和月光的褶皱。


对于现代的学生而言,音乐的感知和理解往往停留在流行或摇滚的领域,由于传播的广度和层次的划分,儿童所能接触到的古典音乐甚少,可是中国自新石器时代烧制陶埙和骨笛开始,到东周末期孔子提出“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礼乐之邦的名称就一直伴随着历史走过了几千年的长河。


说起“元音古歌”合唱团,上海赫德PTA主席雷迦感言,

“因缘际合,几个月前我带着歌者小草和作曲家刘星两位朋友,参观了赫德校园,当即和十分重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赫德中方校长朱文君决定,成立中国第一个传唱古歌的校园合唱团!这几个月以来,我亲眼看着同学们牺牲课余时间来练习,努力要求自己做到最好,而这个晚上也证明,孩子和老师们付出的所有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这一次的古歌表演,是有些学生第一次登上舞台。后台休息的同学们在采访时兴奋地说,“我人生的第一场表演就留给了我们自己民族的诗和乐,这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虽然往本就生僻的古诗词上又添加古音乐,可是我觉得这种风格的念唱有着别样的动听,好像山间晨风一样。你觉得好听吗?”同学们开心极了,笑闹不绝,淡妆素裹却更有气韵。


《尚书》记载,“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 实际上,诗词自民间而来,其传诵多以音乐的方式进行,汉朝置乐府,也本是音乐官署,比如战国时代我们耳熟能详的《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就是因歌调动听而被君王关注。然而,这些乐曲却在世代流年间逐渐丢失,形成了我们如今“朗诵”的习惯。


赫德小学部中方校长朱文君,始终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教育重视瞩目,

“我看中古歌,是因为它不仅仅独具艺术特色,更重要的是,它是中国文化的传承和创新,这样的理念和赫德的教育信念是一致的。”


人格养成、文化生活、国家礼仪,历史中的古乐影响着人们生活的侧影,诗词也往往和音乐相伴而生。当代知名学者康震一次评价古诗今唱时说,每一首诗、每一首歌曲的背后其实都有一段人生,而每一段人生背后承载的辉煌与失落,都与绵延的文化传统相连接,他们跨越千年之后到达现代,变成无以复加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最终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骄傲。


当赫德的孩子们从舞台上缓缓退场,所有的灯火和流萤都黯然失色,只留皓月当空,白衣素手。


山河故人踏月行。这是一场美的较量,蛮荒世界亘古宇宙,酹酒击箸轻吟慢唱当为绝配。一百二十分钟的古歌艺术,琴筝、钟鼓、琵琶、萧笙,丝竹绮丽声声悦耳,诗经楚辞娓娓连娟,以及吴楚之地流传千古的山鬼祭祀文化,贯穿着每一位童声的起承转合和每一处观众的心驰神往。“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月亏而盈,盈而复亏,却永远照耀在历史的长空,生生不息。

网站内容归赫德学校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is for CHINA. consumers. Cookies, related technologies and device identification are used for
Personalized Advertising. To learn about choices see our privacy notice.